手機也能這樣拍

《熊熊烈火炬芽籠》

2019年3月17日凌晨在芽籠36巷對面的六間老舊店屋發生的一場大火,我因好多條路突然被封,而繞了幾條小巷後親眼目睹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站在火場前看著消防人員灌救滅火。

據說一位阿公逃出來後發現老伴還困在屋裡,於是像電影情節一樣的,衝進去火場中試圖把阿嬤救出來,幸好吉人天相,我在現場時,他們說阿公阿嬤坐在咖啡店裡等待下一步該怎麼辦。

這一場火患起因不詳,但熊熊烈火燒了又止止了又起,街坊說是這些五腳基經營的生意,不是輪胎店就是傢俱店,我在現場待了兩個多小時,儘管火勢受到了控制,但這些我一直很佩服的消防人員一點都不敢怠慢,深怕死灰復燃,引發不可預知的易燃物爆炸。

原來是要吃夜宵的,在現場被熱氣燻到完全沒食慾,但卻把一些驚險的火舌火海畫面通過華為智能手機拍了下來,鑑於火勢太大,除了工作人員,所有路人都只能隔「路」觀火,為了拍得更精細,不得不以高倍數鏡頭攝製,致使有些畫面像素太低,清晰度不理想,請且忍耐。

原來趕在今早掛上這支視頻,但回家後實在太累了,一睡到中午。

《財神來到牛車水》

2019年農曆年終於來了。

今年的立春时间是 2019年02月04日 11:14:14,农历: 十二月(大)三十。換言之,如果新生寶寶現在來到,已經是屬豬的Baby了! 😂

今年收工得較早,所以提早了兩天辦一點年貨,第一樣要買的是我最愛吃的肉乾,驅車到牛車水,鑑於世界景氣真的很耐人尋味,2019年身上的錢要抓緊一些,而牛車水年市場雖然人氣不差,但看得出來,買氣還不在。

也或許如此,今年的財神爺提早蒞臨牛車水,我正好帶了專為拍攝視頻的華為手機,趕緊實拍一段。

突然,心情彷彿回到了幾十年前製作春晚電視節目的時候,恍如隔世。

三十幾年來,第一次到河畔過春節。

恰如那天到牛車水買年貨,看到新傳媒的露天舞台裝飾,我聯想到什麼叫圖章,什麼叫年復一年,王小二拜年。

跟美猴王說,看央視春晚,每一個不經意時都有驚喜,這幾年,大陸電視佈景融入了大量的三維動畫佈景以及在舞台上隨時滾動的大小活景,與表演者的無縫融合,令人嘆為觀止。

我們跑慢了至少二十年,河畔上的演出與活動,亦然。

恭喜發財,步步高昇,迎頭趕上。

我確實花了一些時間熟悉「華為」手機的功能。

就視頻來說,「華為Mate20系列」的攝像機的「背景黑白化」功能令人大開眼界,簡單說,一個動作主體站在彩色的背景中,攝像機會鎖定主體並辨識其顏色,其他不動或動作小的背景都變黑白。

還有另一個變焦鏡頭的強大功能,效果也不錯,變焦也就是在距離範圍內,能讓主體清晰,背景全矇,深度極好。

我灌入了一切需要的軟件在華為手機,更另外訂購了多一套剪輯軟件,並摸索了上下載的流程及存庫,搞了半天,才與iPhone及iPad鏈接上。

適逢聖誕來臨,給學員選了一支新電信的電視廣告,讓他們作個案研究,掌握影片分場的竅門。

他們一路從四馬路涉獵到樟宜機場第三航站。

我前一天約法三章不跟他們,我說跳下去游泳吧!能游到對岸的,就存活下來了。

於是,有了這一支視頻。

適逢聖誕節前夕,祝各位平安夜安安康康,平平安安。

他做菜很熱情,做的菜很有口感。我也會做菜,若不放心思,炒蛋也鴨蛋!

拍攝採訪時的5個提示

電視訪談—是一門將觀眾與故事聯繫起來的藝術,但進行視頻採訪時,要關注的細節很多。

所以我們與你分享五個更好、更活潑的採訪技巧與提示。

今天我們將一起探討訪談的視頻拍攝,以及與您分享五個簡單的技巧,使他們看起來很專業。

1⃣️第一個提示是確保拍攝採訪時B Roll素材要充足。

首先是什麼是B Roll?就訪談而言,這可能是由第二部相機,從另一個角度拍攝採訪的素材。

但您也可以進行兩次的訪談。將您的同一台相機移動到不同的位置,而受訪者談的內容不必完全相同,如果內容一樣,那可將不同的段落和主題,將訪談內容處理得更具動感及活力。

2⃣️其次是使用兩個或多個攝像機角度時,重要的是鏡頭要有明顯的差異。

比方說一個是遠鏡頭,另一個是相對特寫的鏡頭。我需要確保攝像機都必須放在人物的同一邊,為了避免觀眾的感官混淆,訪者和受訪者的視線必須是相互對看。如果我將一台攝像機放在另一側,你會發現受訪者看著兩個不同的方向。

3⃣️下一個提示是聲音

聲音在視頻訪談中非常重要,避免許多錯誤的一條「黃金法則」是盡可能將麥克風靠近主體,因此,如果您有中景,請不要讓麥克風入鏡。

「測試測試……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不要讓你的收音師站在房間的另一邊。

「我很抱歉,我覺得你的收音師站得有點遠了。」

如果您沒有外接式的麥克風,則可以隨時使用手機的內建麥克風。

手機一般附帶耳機,耳機還有一個麥克風,你可把它當成領夾式麥克風Lavalier使用,拍攝時在該手機上錄制音頻,只需在剪輯時與視頻同步對應就行了。

「您好,我的名字是金。我把我的耳機當小麥克風使用,就在這兒。」

如果您有多次採訪並且需要對其進行剪輯,明確鏡頭裡不同人物的視線方向是極為重要的。把採訪員放在攝像機右側會比將他放在攝像機的左側,您會發現剪輯出來將更完美,這比起在同一個視線下拍攝的鏡頭更具動感與自然。

4⃣️第四個提示是要留意採訪員的位置

一般來說您希望採訪內容能吸引觀眾,因此我們將採訪員盡可能靠近主攝像鏡頭。

先來看看Kim的幾個視線方向的差異,在第一個示例中,Kim的視線較大偏離了鏡頭;在第二次拍攝中,採訪員近距離坐在鏡頭邊,觀眾在Kim貼近鏡頭說話時,更容易對她的故事產生共鳴。

5⃣️最後一個提示是採訪的場地

確保採訪的場地背景與受訪者的故事相關,受訪者的拍攝場地一旦確定時,就意味著受訪故事的調性與感覺已經定下了。尤有甚者,這場景的設定也明確了故事的基調。

這裡有一個例子。

金談到她的工作,她是一名語言治療師,選在她工作的地方拍攝是最方便的。

至於場地的陳設,我們得確保有一些意像是與她工作相關聯的。

你左邊有一個空房,我們將掛上一些關於她工作的海報,因此即使她在正確的場景,其背景及其陳設也可能需要調整。

「你好,我叫Kim,我是一名語言病理學家。我幫助孩子們進行語言表達、數學、閱讀、語法問題。」

因此,您可以看到即便進行採訪拍攝也需要考慮很多相關細節。

非常感謝你的收看。

電影最TOP79: 一口氣擼完男人的聖經《教父》三部曲 (第三部分)

《教父3》

1990年。

《教父》的前兩部只相隔了兩年,而這第三部卻等待了16年,這時候,所有的人都老了。

開頭的幾個鏡頭事紐約的一棟蕭瑟的老房子,時間讓它蒙上了厚重的塵土,就像一個暮年的老人。

這棟老房子就象徵著一個輝煌家族的衰敗。

這時候傳來麥克柯里昂低沉沙啞的聲音。

“我親愛的孩子們,我遷居紐約已有多年,但不能如願常見到你們,但願你們前來觀禮,教皇聖諭褒獎我行善,唯有子女是珍寶,人間的財權都不可比擬,你們是我的至寶,安東尼、瑪麗、為了你們能更好地成長,我將你們託付給你們的母親,我時時刻刻想跟你們重聚天倫,或許你們能說動的母親前來觀禮,並能時常參加家庭聚會,愛你們如昔,父字。“

電影一開始,依然是一場宴會,麥克已近暮年,在集資的圈子裡,可以說是功成名就,開創了比他的父親大得多的局面,但他的原罪依然存在,在外人的眼中,黑幫老大的標籤一直無法抹去,所以他繼續在為家族的合法化而奮鬥,這次他看中了梵蒂岡教會這條路子。

麥克想要通過注資教會控制的屹立公司來達到洗白的目的,一開始大主教給他授予的勳章算是合作的見面禮,他本來以為事情已經板上釘釘,自己賣掉了所有與黑道相關的生意,還捐助了大量的錢搞慈善。麥克覺得,我已經這麼有誠意,擺到那幫正人君子該接受我了吧?

“我們已經出售賭場,以及相關的所有生意,我們對不法的生意,既無興趣,亦無瓜葛。“

”柯里昂家族準備將五億美元存入梵蒂岡銀行,只等待柯里昂先生掌握屹立公司的控制權。屹立公司將會是嶄新的面貌,成為真正的歐洲集團,少數家族控制這種公司。“

但接下來卻碰到了一系列的困難。

麥克慢慢地發現,白道比黑道還要黑,自己陷進了一盤很大的棋裡面,成了被耍的凱子。

《教父3》裡有一句重要的台詞:“政治與犯罪本來就是一回事。”

第三部更加深入地切入到資本主義的肌體之中,光鮮亮麗的皮膚之下,全是陰險的算計與骯髒的交易。

除了家族外部的危機,家族內部的事情也讓麥克操碎了心。大兒子安東尼和麥克年輕時候一樣,對黑幫事業充滿厭惡,小時候被暗殺的記憶讓他無法忘懷,他醉心藝術,想要成為音樂家。

“如果你有個律師學位,你的人生就等於上了雙保險。到時候你可以隨心所欲。”

“我永遠不會為你做事。我已經有很多不好的回憶了。”

“每個家庭都會有不愉快的回憶。”

女兒瑪麗愛上了自己的堂兄,也就是麥克大哥桑提諾的私生子文森特,順便提一下,瑪麗是由導演柯波拉的女兒索菲亞柯波拉扮演的,可能就是因為這層關係,她被觀眾一頓狂噴,說她不會演戲,但我覺得她表現得算不上多好,但也不至於那麼差。

文森特本來是家族裡的邊緣人,像他的父親一樣,是個性子異常火烈的野馬,但麥克四下看了一圈,除了文森特,沒有另一個人可以繼承這份家業,所以他把文森特安排在自己身邊看,邊觀察邊培養。

在這部終結篇,你能發現麥克這個曾經叱吒風雲的教父頹了,他已經不再年輕,孤獨磨蝕了他的激情,這同時也是三部中麥克感情最外露的一部。(待續)

電影最TOP79: 一口氣擼完男人的聖經《教父》三部曲 (第二部分)

《教父2》,1974年的作品,因為《教父》第一部史無前例的成功,原來的受氣包柯波拉變成了派拉蒙眼裡的香餑餑。過了兩年,《教父》的第二部就飛速地出爐,這一次柯波拉不再像兩年前那麼憋屈,他獲得最大限度的資源支持,預算也飆升到了1300萬美金,算是那個年頭的大製作了。

《教父2》將大部分的鏡頭對準了新一代的教父麥克柯里昂,雖然中間也穿插了老教父的奮鬥史,但更多的是來映射麥克的內心。

從我個人(《教父》三部曲視頻博客的作者)的情感上來說,三部曲裡我對這一部的感受更深,雖然在清潔上比第一部要慢許多,時長也被搞到了史無前例的三個半小時,但麥克的內心刻劃得極為細膩,是無與倫比的藝術精品。

三個半小時,我一秒鐘都不想快進。

故事緊跟《教父》第一部的結尾,在一場腥風血雨之後,麥克加冕成為了新一代的教父。

第二部裡,老教父韋多與新教父麥克的故事是穿插著講的。為轉述的方便,我按照時間線重新梳理一下。

先簡單說一下老教父韋多柯里昂的奮鬥史。

義大利的西西里島是個多山的地區,這是一片讓人心酸的土地,世代受著強權的欺壓,所以就產生了很多地下組織,山區的地理條件也催生了黑手黨。

1901年,韋多九歲,他的父親和哥哥因為冒犯了當地的黑手黨頭子而被殺死,母親帶著韋多來求情,Boss擔心韋多長大回來復仇,想把娘倆都殺了,韋多在好心人的幫助下逃了出來,登上了前往美國的船。

韋多柯里昂無依無靠,在紐約的惡意大陸聚居區安靜的生活,娶妻生子,在他25歲的時候,一天店主來告訴他,這一片兒的老大法努奇要安排他的侄子來替代韋多,韋多雖然知道這很不公平,但他明白在沒有力量的時候,自己的自尊一文不值。他雖然還只是個打雜的,但談吐間已經有了教父的風範。

“你從我來這兒起,就一直對我很好,就像父親一樣照顧我,我感謝你,而且不會忘記。”

一個偶然的機會,韋多發現自己很有犯罪的天賦,但他是個有原則的罪犯,從不欺壓窮人,在有膽有識地幹掉法努奇之後,他慢慢成為這一片兒極具聲望的人物,連鄰居大媽和房東的矛盾都來找他調解,他的成功主要不是靠蠻力與掠奪,而是靠頭腦,他最常掛嘴邊的一句話就是:“我要跟你講道理”。

當然該使用暴力的時候,也絕不手軟,兩手抓,兩手都很硬。

在功成名就之後,他返回自己的故鄉西西里,找到當年殺害他全家的黑幫頭子,結果了他的性命。

“我的父親是安東里奧安東里尼,而這是給你的。”

老教父的創業故事更多的只是《教父2》中的一種隱喻,柯波拉全力刻劃的是新一代的麥克柯里昂。

在老教父的世界裡,人情世故是一種很真切的存在;黑手黨也是有原則的。即使是在幫派之間,也基本是講規矩、講人情,這有點像我們的“春秋時代”,諸侯國之間還是有“禮樂”作為潤滑劑。

但是到了麥克柯里昂的時代,就像是來到了禮崩樂壞的戰國,一切都是利益與詭詐,已經沒有什麼溫情脈脈的東西了。

麥克迎來了新的時代,也迎來了新的挑戰,這部裡他主要的行動目標是將家族的生意合法化,所以他選擇離開了紐約,來到內華達州的拉斯維加斯,涉足蓬勃興起的娛樂休閒行業。

在上一部裡基本沒有出現什麼政界人物,這部裡政治成了非常重要的元素,各方勢力對權力展開了你死我活的爭奪。

故事依然是從一次盛大歡樂的宴會說起,形式和第一部一模一樣,狀況主要是一外一內。外部的威脅是那個參議員,有一個小細節,在他談話的時候,參議員擺弄桌上的大炮模型,對準了麥克,這暗示著政治力量一開始就對柯里昂家族非常不友好。不論麥克賺了多少錢,在參議員眼中,他依然是個有污點的黑幫頭子,內部的威脅來自幫派中的老人弗蘭克,他因為紐約的利益紛爭來找麥克訴苦,內外兩方都是殺氣騰騰,麥克不再是他老爸那種居委會主任式的保護人,而真正成了身陷內外漩渦的黑幫頭子,他曾經答應妻子的話,看來是說得太大了,真實的情況比他想像的要複雜得多。

“他讓我想到你以前告訴過我,五年之內,柯里昂家族的事業全部合法化,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我知道,我在盡力,親愛的。“

老教父韋多的成長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是從底層一點點幹起來的。而麥克完全不同,他從一開始不想當黑手黨,只是因為大哥被殺,二哥又太無能,為了保護家族,不得已被趕上了這個位置。

他雖然有成為教父的天賦,但本心上並不喜歡這個位置,麥克雖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他一直都顯得非常憋屈,幾乎全程沒有法子內心的笑過,哪怕一次?其中一個最大的危機,是來自於內部的背叛。

我剛剛說過,家族是他和父親最最看重的東西,是最後的避風港,你可以笨,可以耍混,可以私生活不檢點,這些家族都可以幫你兜著,但如果你背叛了家族,那就是殺無赦,絕不寬恕。

麥克這個響當當的黑手黨老大在自己的臥室裡被人拿著槍掃射,他馬上意識到,是家族內部出現了叛徒,而且還是個和他非常親近的人。

《教父2》最核心的情節就是找到家族內部的這個叛徒,他之後跑到邁阿密去找猶太人海門羅斯,對於弗朗克的安排,都是圍繞著這個目標。

“父親教我,要親近你的朋友,更要親近你的敵人,如果現在海門羅斯看到我出面協調這件事情,幫禮物羅薩多兄弟的忙,他會認為與我的關係依舊良好,明白嗎?“

“明白。”

“我就是要他這樣想,我要他們完全的放鬆,並且對我們的友誼有絕對的信心,那我就能查出來,家族內部的叛徒是誰?“

很多觀眾可能會覺得《教父2》的情節很亂,人物又太多,一會兒迸出一個名字,一會兒又莫名其妙的掛掉,搞不清楚重點在哪裡?其實你只要理解了“抓叛徒”這個麥克最終極的目標,整個故事就豁然開朗了。

麥克的計劃分了很多個階段,最受嫌疑的兩個人就會弗蘭克與自己的二哥弗雷多,而他也相信,無論他們哪個人背叛自己,站在後面的,都是那個叫海門羅斯的大鰐。

所以他在為二人安排了好幾個坑,然後站在旁邊看他們怎麼跳。

其實在麥克遇刺的時候,可能已經開始懷疑弗雷多了,因為殺手的屍體就是在弗雷多的窗外被發現的,很可能是刺殺不成,弗雷多殺人滅口,然後麥克親自來到邁阿密試探海門羅斯,海門羅斯邀請他去古巴投資,麥克讓弗雷多拿了200萬美元來古巴,但這件隱密的事情羅斯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時候麥克依然不願相信弗雷多是叛徒,直到弗雷多帶著一幫人去看表演,說溜了嘴,說羅斯的手下以前帶他來過,而弗雷多之前一直說和羅斯從不認識。這時候麥克才不得不承認,是自己的哥哥出賣了自己,他倒抽了一口涼氣,然後是無比痛苦的表情。

當他與弗雷多攤牌的時候,異常的痛苦,你傷了我的心。

“我知道是你,弗雷多。你傷了我的心。你傷了我的心。”

這時候古巴政局發生動盪,總統跑路,麥克帶著手下傖惶逃回美國本土,這時候的麥克可以說是傷心欲絕,弗雷多是這個世界上他最親的親人,卻背叛了自己,這是他最不可忍受的。

“現在你對我什麼也不是,你不是哥哥,也不是朋友,我不想知道你和你的所作所為。我不想看到你在旅館中,我不想你接近我的房子,當你要見母親時,你通知我,我好提前避開,明白了嗎?“

但就在這時,又一個打擊降臨,妻子凱說要離開自己,麥克一開始是以為是因為之前的流產讓她傷了心,但當他知道了真相,卻陷入了暴怒,這是他在整個三部曲中最憤怒、最失去理智的時刻。

“喔,麥克,麥克你瞎了眼,那不是流產,那是墮胎,墮胎!麥克。就像我們的婚姻一樣,一件不神聖而且邪惡的事情,我不想要你的兒子,麥克!我不會再讓一個你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上,是墮胎!麥克,那是個兒子,兒子!而我殺了他因為這一切都必須結束!我知道現在一切都完了,我那時就知道了,沒有退路了,麥克,你永遠都不會原諒我,連這一靜延續了2000年的西西里的傳統也不行。“

”你不准帶走我的孩子。“

“我會。“

”你不准帶走我的孩子。“

”他們也是我的孩子。“

妻子的表現在麥克看來,無異也是一種背叛,他一直力爭上游,自強不息,換來的卻是背叛,他獲得了無上的權勢,也成了孤家寡人。但麥克強硬的性格告訴他,生活還要繼續,他要殺出一條血路。

“如果說生命裡有什麼確定的事的話,如果說歷史教會了我們什麼東西,那就是:你可以殺任何人。“

在怎麼處置哥哥弗雷多的問題上,柯波拉與小說作者馬里奧普佐產生了很大的分歧。柯波拉主張寬恕,但普佐說弗雷多必須死,最後二人達成了妥協:在母親去世之後,才讓麥克隊弗雷多動手。

這段戲事整個第二部的結尾,當湖上的嗆聲響起,麥克低下了頭,當回到臥室裡,他成為了世界上最孤獨的那個人。

這時候他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候的一場父親的生日晚宴,那時候大家都其樂融融,他剛剛報名參加了海軍,馬上就要為國征戰,他在心裏無數次地告訴自己,我的命運由我自己來掌控,但其實,他什麼都無法掌控。

《這一班很精彩》

他們都是二話不說就爽快說來的。

十個學員擠得課室滿滿滿,像李敖說的,人一多講演時就變成風扇,這個頭啊,一下子轉過來,一下子轉過去,否則聽眾就覺得你忽略了他。

週六,心裡充滿期待,這一班有我在金融界任職的小學同學,有我在煉油廠分析數據的大學同儕,有幹練精明的臉書愛心婆婆,更有建屋局高級官員,還有具有無遠弗屆浩瀚思維的IT界的菁英。

這麼強大的學習團隊,我怎能掉以輕心?

歡樂互動的氛圍,把大家融合在一起,打開智能手機,掛在自拍器上,從認識手機功能的興奮,到對「專業術語」的嚴肅學習;震撼的「鏡頭稱謂」到實地拍攝應戰。一天下來,高潮迭起,笑聲如潮,有如過山車般的充滿驚喜和挑戰。

原來對剪輯最擔心的一節課,出奇地激起了大家的熱忱,我說:把今天實地拍攝的視頻回去剪好它,然後發回來給我檢驗成果。

只見表情不一,但我胸有成竹。

下週,又是另一個期待。

下個月,一個正式批准下來的全新「WSQ影視製作管理」全課程即將招生,那更是另一個大挑戰。

注:請留意即將推出的《影視製作管理課程》,完成課程者,有機會成為專業的製作經理與製片人。